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短句 > 爱转角

爱转角

类别:爱情短句 | 发布时间:2019-06-25 | 人气值:599
我们活在浩瀚的宇宙中,我们每天与无数尘埃擦肩而过,我们一直默默的度过时光,我们永远都不知道生命什么时候就改变了方向,也许是因为我们在心中深爱着一个人。
 
记忆依旧停留在那句话上“哥,你一定要自由,自由的飞翔……”卡索的冰剑瞬间已经插进樱空释的胸膛,樱空释的嘴角略过一丝淡淡的悲伤。但他绝不是因为哥哥杀了他而难受,他只是觉得自己到死去的那一刻也无法给哥哥自由。自此,樱空释的生命改变了方向。他太爱自己的哥哥,于是想用一切给哥哥自由,因为只有拥有最大的自由,哥哥才能和他心爱的女子在一起。
 
卡索爱着梨落,想让她做自己的王妃,然而却因为血统不正,被打入深海。卡索爱着那个每天都在深海底下观望自己的小人鱼岚裳,然而岚裳却被樱空释侮辱自尽。樱空释疯狂的想要给卡索自由,卡索却杀了疯狂的他。后来,在樱空释留下的梦境里,才知道,原来弟弟如此疯狂的表现只是太爱自己,太想给自己自由的诠释。于是,卡索成了冰雪幻城里最安静,最孤独的王。因为他爱的弟弟被他亲手杀了,他爱的女孩终究一个都没能留下。
 
一代君王,原本可以受万人钦慕,兼济天下之重任。这,应该是属于他的宿命。可是,他不是一般的王,他是卡索,他的血液虽然是白色的,但依旧可以如盛开的红莲一般沸腾。当他知道红莲可以使人死而复生时,他毅然将幻雪城交给了灵力最高,最可信的幻术师星旧,自己带着几个随从向遥远而又危险的西方出发了。
 
因为,卡索走出了那道囚禁着他,使他终日安静,孤独的冰门。在寻找红莲的途中,即使会有随时丧命的可能,但是为了心中所执着的那份情感,危险和生命早已抛之脑后。
 
星轨,一个文文弱弱的女子,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,却拥有幻术界最高的灵力,却只能活到二百岁。
 
在通向西方的途中,卡索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奇死去,最后原来一切都只是星轨设计好的一场游戏。只是因为星轨太爱哥哥星旧,她不想离开他,于是祭渊趁虚而入,使她成为西方护法。自此,她再也不用担心自己只能活到二百岁,再也不会离开哥哥了。当星旧知道星轨是西方护法时,当星旧不肯原谅星轨时,她义无反顾的自杀了。于是,星旧带着妹妹去了一个安静的地方隐逸。走了,就再也不会选择回来。
 
红莲的确可以让人死而复生,不过不过它可以让死去的人成为生前最想成为的人。于是,血统不正的梨落成了深宫里的人鱼,唤名剪瞳,是卡索的第一个妃子,却是侧室;曾经要嫁给卡索的小人鱼岚裳,变成了卡索最爱的女子,同时也失去了说话的能力,唤名离镜,樱空释也终于成为火族最伟大,灵力最高的王子,唤名罹天尽。
 
剪童拥有岚裳生前的面容,于是卡索唤她岚裳,剪瞳多么想告诉卡索:“王,我就是多年前要接你回家的梨落啊,我不是岚裳。”我的心似乎也微痛,自己心爱的那个人却不知道自己生前的身份,的确让人有丝凄楚,悲凉。当卡索迎娶离镜时,剪瞳的忧伤被欢闹声盖过。上天注定,她要成为血统纯正的女子就必须用卡索的爱来交换,所以她永远失去了那份本属于她的幸福
 
卡索迎娶离镜时,他拉着离镜的手说:“梨落,我好想你。”自己深爱的少年对着自己说爱的时候却喊着另一个女子的名字,这该是怎样的一种悲伤、心碎呢?怪只怪,梨落是卡索第一个遇到的女子,第一个爱的女子,而且她也是那么的美丽善良。
 
前世为卡索自尽,这一世如愿成为卡索最爱的女子,只是这份爱让人心痛,悲凉。每天晚上,提着一盏灯,站在风中,等着卡索回家,享受着那个爬在大殿里帮王处理政事的女子的宠爱。如果她还是前世的面容,还是在深海中长大,此刻那个独自在大殿里孤独的女子是不是就是自己,卡索是不是就会对她说:“她在等着我回家,外面风太冷。”如果自己还是小人鱼的面容,那么自己是不是就不会是后与王成婚,却成为正室。即使此时此刻所有的美好与幸福都属于自己,,那也是来自卡索最爱的女子的容貌。所以,离镜的心是不是在滴血,是不是痛的歇斯底里。
 
相比离镜,剪瞳是不是悲伤的幸福一点,因为王宠爱的那个女子,担心的那个女子拥有自己前世的容貌,而且王唤她时也是自己生前的名字,看到这些,剪瞳的心至少会温暖一些吧。因为在王的心里,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人,只是她注定要与这份幸福失之交臂。
 
罹天尽一心想要毁掉刃雪城,那是因为他的心中一直有一个声音,一股力量呼唤他过去,可他不知道的是,刃雪城就是他前世的归宿,那里封存着他所有的记忆。
 
一切都像一个玩笑,当罹天尽杀了所有人,当剑插进卡索胸口的那一刻,记忆才苏醒过来。“哥,哥,你怎么可以离开我?”可是,他心中唯一的神已经倒了,连微弱的喘息声都发不出来。卡索终于看到了他的弟弟,释。除了释,还会有谁的面容如此清秀,笑容如此澄澈?
 
释心中唯一的神倒了,剧痛在他心中撕裂,火红的鲜血如同涌泉般喷洒,比红莲更鲜艳。
 
终于,卡索和他心爱的人都在一起了,只是他们一起去了另一个地方,在那里,他们应该会快乐的生活,在那里,卡索应该可以自由的飞翔,在那里,释脸上充满邪气又可爱的释应该会继续单纯下去。在另一片净地里,星轨和星旧也应该很快乐。
 
简单的一个爱字,经过了多少波折,经传几世轮回,改变了多少人生命的方向,最终在另一个空间又遇到一起。
上一篇:草的相爱
下一篇:只爱一点点
你可能感兴趣的